1. <ol id="oiqot"></ol>
      <optgroup id="oiqot"><em id="oiqot"></em></optgroup>
      <track id="oiqot"><em id="oiqot"></em></track><track id="oiqot"></track>

        1. 2024年06月17日
          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 > 學習進行時 > 正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為了綠色長城萬里長——“三北”工程攻堅戰一線見聞

          來源: 發布日期:2024-06-07   打印

            6月5日是世界環境日,今年的主題聚焦土地修復、荒漠化和干旱韌性。

            加強荒漠化綜合防治,深入推進“三北”等重點生態工程建設,事關我國生態安全、事關強國建設、事關中華民族永續發展。

            2023年6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加強荒漠化綜合防治和推進“三北”等重點生態工程建設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努力創造新時代中國防沙治沙新奇跡”,提出“力爭用10年左右時間,打一場‘三北’工程攻堅戰”。

            一年來,“三北”工程攻堅戰圍繞荒漠化治理的重點、難點加速推進,更加濃郁的綠色在祖國北疆不斷鋪展。

           

            大家聯手打個殲滅戰

            6月驕陽似火?粗h城東邊最后一片流動沙丘也被草方格牢牢罩住,寧夏吳忠市鹽池縣林草服務中心主任孫果吁了一口氣,20多年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這片黃沙橫跨寧夏和內蒙古兩地,屬于毛烏素沙地。

            20世紀80年代,鹽池縣沙化土地面積占比超過82%。一夜狂風過境,沙子堆得和房頂一樣高。經過幾十年努力,全縣200萬余畝嚴重沙化土地重披綠裝,唯獨剩下與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鄂托克前旗交界的這片沙丘遲遲未能治理,明晃晃一片,成了孫果一塊“心病”。

            “難就難在沙丘跨省了。”孫果說,過去治沙往往以行政區劃為單位,各治各的,一些省市縣交界處反而容易留下林草帶斷檔盲點,雖然面積不大,卻直接影響治沙成效,成為“三北”工程的攻堅難點。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強化區域聯防聯治,打破行政區域界限,實行沙漠邊緣和腹地、上風口和下風口、沙源區和路徑區統籌謀劃,構建點線面結合的生態防護網絡。

            聞令而動,共同攻堅!去年10月,陜甘蒙寧四省區五地共同簽訂《毛烏素沙地區域聯防聯治合作協議》,將單打獨斗變為抱團共進,從四周向中心織網鎖沙。

            寧夏吳忠市鹽池縣和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鄂托克前旗交界處的流動沙丘,今年剛剛完成治理。(孫果攝)

            協議簽署次月,鹽池縣就與鄂托克前旗“雙向奔赴”。鹽池縣投資治理的3000多畝沙地,最近剛剛完工,其中1000多畝在鄂托克前旗境內。不遠處的鄂托克前旗毛烏素沙地蒙陜寧聯防聯治二道川作業區,當地農牧民正忙著栽種沙柳,加速構建上風口阻隔帶。

            孫果告訴記者,鹽池縣的治沙隊伍剛進入內蒙古時,還曾發生一段小“插曲”。個別村民擔心發生地界糾紛,上前阻擋工人:“這是我們的地,你們治了以后就成你們的了?”兩地基層干部耐心消除誤會:“地當然還是各自的,但沙害面前不分你我,大家聯手打個殲滅戰,環境好了大家都好。”如今,兩地林草部門已協議共同禁牧,管護好來之不易的治理成果。

            “三北”工程攻堅戰打響以來,在國家林草局等部門協調推動下,聯防聯治新局面不斷拓展:不僅黃河“幾字彎”攻堅戰區圍繞毛烏素沙地開展了聯防聯治,甘肅和內蒙古共同構筑四大阻擊防線,阻止巴丹吉林沙漠和騰格里沙漠“握手”,青海、甘肅、新疆也圍繞各自主要風沙口部署了阻擊點,構建同向發力的新格局。

           

            讓苗木新品種在沙里扎根

            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杭錦后旗治沙新品種苗木示范區,400多畝草方格里,栽植兩個多月的沙木蓼、四翅濱藜大多長到40厘米左右,生出了側枝,一片綠意盎然。

            杭錦后旗治沙站站長楊瑞正在指導技術人員栽種剛運送來的幼苗:“栽苗一定要做到深度夠、苗扶正、土踩實、水澆足,要從四周注水,才能保證濕度。”

            “這些都是我們引進的新品種,可寶貝著呢!”楊瑞告訴記者,過去部分地方栽種的是單一樹種檸條,幾十年過去,這些樹開始集中進入“退休期”。加上種植的傳統灌木品種耐鹽堿、耐旱性不強,成活率不高。

            “一些老化退化的沙生植物失去了固沙功能,原來已經治理固定的沙丘又會流動起來,我們只能年年在缺株斷行的地方補植,但修補的速度趕不上退化的速度,時刻都在擔心沙化會反撲。”楊瑞說。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杭錦后旗治沙新品種沙木蓼和四翅濱藜苗木示范區。新華社記者 李云平 攝

            種什么、怎么種、在哪種,都是攻堅戰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科學治沙,全面提升荒漠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要科學選擇植被恢復模式,合理配置林草植被類型和密度”。

            去年8月,三北工程研究院在位于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磴口縣的中國林科院沙漠林業實驗中心揭牌成立,匯聚了國內防沙治沙領域優勢科研力量。杭錦后旗林草局立即請研究院的專家現場“診療”,開出“處方”:引進耐干旱、耐鹽堿的“先鋒”樹種,同時增加植物多樣性,提升林草系統的穩定性。

            楊瑞多次帶隊到甘肅、寧夏等周邊省份考察學習,終于在今年3月與寧夏一家農林種植專業合作社達成合作,共同打造適應西北干旱區的治沙新品種苗木示范區——由對方提供苗木、技術等支持,引進20多種沙生灌木進行固沙試驗。

            近期,苗木栽種已接近尾聲,馬上將飛播草籽。“目前看成活率能達到90%以上。”楊瑞滿臉喜悅地告訴記者,試種成功的話,今年秋季計劃推廣“復合型”林草治理模式1000畝,構筑更加穩固的生態屏障。

            變“人海戰術”為機械“上陣”

            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后旗西補隆林業管護中心,4臺裝有履帶的壓沙機正在沙地里“插秧”——小推車大小的壓沙機前方都裝有一個直徑80厘米的大齒輪,壓沙機前進一米,大齒輪就會將早已均勻鋪在沙地上的稻草、秸稈精準“植”入沙地里。不一會兒,一條條金黃色的沙障“編織”完成,將沙丘牢牢縛住。

            “趕在秋天前扎好草方格,到時就可以種苗了。今年以來我們防沙治沙都是機械化操作,作業速度比以前純人工提高了3倍多。”管護中心主任杜永軍介紹,烏拉特后旗造林窗口期短,夏季高達40攝氏度的地表溫度會將幼苗曬死,冬季幾場大風就會讓樹苗被流沙掩埋,只有春夏交接的一個半月和秋季一個月適合種苗。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后旗西補隆林業管護中心職工駕駛機械鋪設壓沙障。新華社記者 李云平 攝

            “過去我們不知道什么樣的機械適合在沙漠腹地運行,扎草方格和種苗一直依靠人工,效率很低。”杜永軍說,烏拉特后旗沙化土地面積2065萬余畝,已經治理的面積僅有459萬余畝,剩余治理任務重、難度大,很多地方連路都沒有,光靠人工背著草和樹進去,耗時太長,“‘人海戰術’已經難以滿足新時代防沙治沙需求”。

            去年10月,國家林草局在西補隆林業管護中心舉辦了一場“三北”工程攻堅戰先進機械裝備演示活動,沙障鋪設機、無人機、全地形運輸車等一批先進適用的防沙治沙機械裝備集中亮相?吹綁荷硻C械能在起伏的沙丘上如履平地,杜永軍信心倍增:“要攻堅剩下的沙漠,非得上機械不可!”

            活動結束后,國家林草局向西補隆林業管護中心捐贈了30臺生產設備。之后,管護中心又派人走出去考察市場,先后從甘肅武威、內蒙古呼和浩特等地引進壓沙、栽植梭梭等各類機械設備16臺,有了科技助力,防沙治沙效率大大提高。

            “機械壓制沙障不僅速度快多了,稻草扎下去的深度也能統一達到15厘米,抗風固沙能力更強。”杜永軍說,截至目前,西補隆林業管護中心通過新型機械設備實施壓沙造林已有2600畝。

            如今,運輸苗木的無人機、沙障鋪設機、固沙機等多種機械越來越多地運用于“三北”工程攻堅戰區域,科技的力量不斷助力提升治沙效能、延伸祖國北疆的綠色版圖。

           

            領銜記者:劉紫凌

            文字記者:馬麗娟、胡璐、李云平、劉禎

            監制:張曉松

            策劃:王曙暉、王薇、馬麗娟

            編輯:王薇、冷彥彥

            新華社國內部出品


          ( 編輯:wlh )
          亚洲有吗无码在线观看_欧美三级片中文字幕_午夜在线观看国产_色婷婷六月亚洲婷婷